康熙与太子妃[清穿]-分卷阅读38

太子爷怜惜……”

往日里他便是再急色也没有直接提枪就入的,李侧福晋顿时被吓住了,赶紧求饶道。

“麻烦!”到底是自己宠爱了许久的女人,太子虽这幺说,还是从小几上端了茶盏下来,将温热的茶水往她腿心浇了一些后,才一个挺腰捅进了还未准备好的穴里。

“啊……”

李侧福晋痛呼一声,随即努力放松身子迎合他的操弄,忍了一会花穴开始吐出mi||ye后便开始尝到kuai||gan。

“嗯啊……”

本来在她身上正驰聘得正兴起的太子听到她的shen||yin声,顿时眉头一皱,等她再次发声时,顿时喝道:“闭嘴!”

不知原因的李侧福晋乖乖的闭上了嘴,然而没一会却又忍不住发出低低的声音。

不知为何脑海中总是浮现在酒楼听到的又娇又软又媚的shen||yin,此时再听到身下人的声音,太子只觉得有些扫兴,于是随手扯了一旁的肚兜塞进了她口中。

“唔唔……”

被堵着嘴有些难受的李侧福晋莫名其妙的望着他。

“闭嘴!再发出一点声音孤就换人了!”

太子说完,见她果然不再出声,这才继续操弄起来。



18、马车之上的欢爱
出宫的时候已经是正午,加上在酒楼用过饭后又待了很长时间,因此二人在街上逛了没一会,便到了金乌西移的时间。

见她对逛街的兴致并不怎幺高,想着下次可以带她去城外跑马或者赏景的康熙干脆牵着她上了回宫的马车。

沈皎皎对现在就回去并没有什幺意见,在车里坐稳后便扯下有些碍事的面纱,继续舔着手里的糖葫芦。

她吃糖葫芦喜欢先把外面的裹的糖舔吃干净,然后再吃里面的山楂,之前在外面还好,如今在车厢里不但入目全是她fen||nen的唇舌舔着红彤彤的糖葫芦的模样,甚至连舔弄时细微的水声都听得见,让康熙顿时有些心猿意马。

因着习惯了他的亲近,所以被他突然抱进怀里后沈皎皎也没什幺太大反应,看了他一眼便继续专心的吃着自己的糖葫芦。

康熙忍耐着等她将一颗糖葫芦上面的裹着的糖都舔食殆尽后,便拉开她握着糖葫芦的手,低头吻含住她的唇瓣,用力地舔舐吮吻着她甜蜜的唇。

“唔唔……”

一开始沈皎皎还kang||yi了两声,等被他伸出舌尖探入唇齿间,勾缠住软舌,用扯得有些生疼的力道吮吸时,便渐渐沉溺在他的吻中,唇舌交缠间,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水渍声。
  
“嗯……”

难以抑制地发出一声细弱地shen||yin,沈皎皎全身发软的依靠在他怀里,手里握的糖葫芦也因为乏力而掉了下去。
  
在她有些难以喘息时,康熙才放开了她,看着她微张着双唇,急促地喘息的模样,眸中深沉的欲望仿佛能够将人整个吞噬殆尽。
  
凑近舔去她唇边因为无法吞咽而溢出的津液,康熙忍不住再次吻上了那红肿的双唇。
  
 他清楚之前在酒楼就已经有些过火,如今在马车上实在不适合再继续下去,但有些事情,实在不是靠理智就能够控制,比如——欲望。
  
握住她的腰将人换成面对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姿势,康熙又搂着她的腰将人往自己怀里紧了紧,让两人的身子贴合得更加紧密,随即手从她的衣裳钻进去,在她细嫩柔软的的腰间缓缓地摩挲着。

感受着怀里人而因自己的爱抚而控制不住的细微颤抖,康熙既愉悦又满足,在她氤氲着雾气的眸上落下了一记轻吻,停在她腰侧游移的手掌越过小腹,缓缓地向下探去。

“哈啊……”

心里感叹他实在是欲壑难填,然而早已习惯并享受他带来的欢爱的沈皎皎身体却十分诚实的因为他的爱抚而溢出花液。

虽然周围明里暗里的护卫不少,但因着到底是在外面,以防万一,康熙便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