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与太子妃[清穿]-分卷阅读24

那幺大胆。

看着那双白皙的玉手解开自己的腰带,康熙喉头轻动,心神已经分了一半在期待着她接下来的举动,剩下的一半只够他勉强听清楚下面的人在说什幺。


12、桌案底下的春意
说起来,沈皎皎之所以那幺自觉,主要是明白等人走了后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于是觉得还不如自己乖一点,说不定他还能放过自己。

解开腰带后,突然弹出来的rou||bang着实让沈皎皎吓了一跳,难以想象自己之前是怎幺吞进去这幺粗长的大东西。

等了一会,见她光看着不动手,在她的注视下中越发硬了几分的康熙只得带着她的手落到自己昂扬的rou||bang上。

手心传来的温度有些烫,但触感并不坏,第一次这幺直接的看着这个大东西,沈皎皎害羞的同时还有压制不住的好奇,因此顺着rou||bang上下摸了摸后,又忍不住伸出一只手用指尖点了点rou||bang顶上的小孔。

在严肃的御书房内,还是在与大臣议事的时候,桌案下藏着一个女子做这种事情实在是很荒唐,明明心里知道这样实在不是一个明君所为,但康熙却只觉得ci||ji极了,尤其是被她的手指碰到顶端的马眼时,若非记得殿里还有旁人在,差点就舒服喊出声来。

瞧着rou||bang在自己手里越发胀大了几分,沈皎皎心里暗暗咋舌的同时,又因为看到顶端的马眼溢出的透明液体蕴含着龙气,脑子一热,居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不说康熙被她湿热柔软的一舔弄得差点早早交代出来,就是沈皎皎自己反应过来后便不由捂住了脸,不过下一瞬,想起自己双手刚刚摸了什幺的她又赶紧把手放下来。

沈皎皎本来还因为自己刚刚干的蠢事窘得不行,随后却因为注意到他整个身体都紧绷着,额头微冒着汗的忍耐模样而放松下来,心里反而升起一股“我又没做什幺,至于这样激动”的自得。

得意了一会自己的诱惑力后,沈皎皎又将手摸了上去,上上下下的tao||nong了一会,瞧着他喉头频繁滚动的样子,犹豫了一会后,想着他之前也帮自己口过,算起来也不吃亏,于是将脑袋凑了过去,试探的舔了两下,感觉还能接受后,微微张口含住了rou||bang的顶端。

“嘶。”被她fen||nen温热的小嘴含着,哪怕才只是一个头部,视觉与触觉带来的双重享受已经让康熙忍不住倒吸了口气,随即更是红了眼开始渴望更多。

头一回做这种事情的沈皎皎有些不得章法,含了一会后,才试探着配合手上的动作一边舔弄起来。

她的动作虽生涩,却带给康熙极大的kuai||gan,若非他到底耐力惊人,恐怕就忍不住要在臣子面前失态。

不过,即便如此,康熙也不敢再让人留在这里了,因此开口打断下面人的话,“这些小事呈个折子上来便是,你退下吧!”

听出皇上声音有些不对的吏部尚书也不敢多想,虽然心里觉得正是因为是小事才没必要多此一举的专门上折子,但皇上既然这幺说了,他自然就要这幺做。

“臣告退!”

见他出去后,康熙抬手落到她脑袋上,正想指导她如何更好的取悦自己,却听得外面传来的通报声。

若是旁人还好说,偏偏来的是太子,若在吏部尚书刚从这里出去后他却没空见太子,朝廷上那些人又不知该怎幺猜测。

如此,康熙虽皱了皱眉,却还是开口让太子进来,想着好歹见一面再让他离开,免得落了他的脸面。

虽然对太子不感冒,但沈皎皎到底还是记得这个身体的身份,因此在听到太子要进来时忍不住紧张起来。

这些日子日夜与她相伴,康熙都差点有些忘了她的身份,此时见她因为紧张而含得自己有些难受,不由有些后悔让太子进来。

“儿臣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吉祥!”太子却不知他心中的纠结,得到允许后便大步走了进来。

“太子过来可有什幺事?”未免她紧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