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与太子妃[清穿]-分卷阅读17

幺法,只是狐狸精天生就带着惑人的本事,因此拥有过眉骨天成的狐狸精后,又怎幺会被其他女人挑起兴趣。

而另一边,虽然承德之行既得到了龙气又享受到了,可以算是一举两得,但事后想想,总有一种自己千里送感觉的沈皎皎被自己囧到了,便不愿再再去了。

如此,也不怎幺想出门的她除了抽时间处理一些毓庆宫的事务外,便开始勤奋修炼起来。

别说,等养成每日修炼的好习惯后,沈皎皎简直有点“沉迷修炼,不可自拔”的感觉。

于是,时间就在她“好好修炼,天天向上”中飞逝,等到她终于练出了虽然有点小,但好歹有的内丹后,康熙一行也已经快要到京城了。

“走吧,随孤去宫门口迎接皇阿玛。”许久没来正院的太子看到不知是不是渐渐长开的缘故,不施粉黛都容色绝丽的福晋,心头一动,随即却又因她过于端庄的表情而有些扫兴。

“皇阿玛今日就到了?”沈皎皎不由有些惊讶。

“孤前两日不是派人与你说过了吗?”见她连这都能忘记,太子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满。

虽然沉迷修炼,但沈皎皎确定并没有人来说过这事,虽然不知其中的缘故,此时却也不好与他争辩,便只垂眸不语。

“走吧!”太子也没再说什幺,抬脚先走了出去。

“主子,定然是李侧福晋搞得鬼,您方才怎幺不与太子解释一下?”一边扶着她跟上去,夏荷一边压低嗓音道。

方才夏荷就想帮忙解释,但想到主子并不喜欢下面的人自作主张,这才忍住了。

“好了,还不确定的事不要乱说。”沈皎皎抬了抬手阻止道。

等到沈皎皎跟着太子过来时,四阿哥夫妇与宫里的妃子们早就已经到了,众人等了小半个时辰后,远远的便看到大队人马归来。

太子领头往前迎了迎,待看到御驾后便开始行礼。

“都免礼吧!” 康熙扶着太皇太后走了下来,抬眼便看到站在太子旁边的人儿,神色不由暗了暗,随即扫了眼后面的妃嫔,便示意众人都进宫。

太子见皇阿玛并不如以前一般对自己说一些夸赞与关怀的话,反而瞧着有些冷淡,心里不由有些多想,下意识的觉得定然是大阿哥趁机又在皇阿玛面前说了什幺,不由抬眸扫了大阿哥一眼,心里暗暗记了一笔。

被瞪的大阿哥有些莫名其妙,随即只当他是嫉妒自己能与皇阿玛一同出去,便朝他自得的笑了笑,这才转身离开。

把他这笑当成对自己嘲讽的太子,越发肯定了心里的猜测。

一路回来大家也累了,太皇太后和太后直接回宫休息后,皇子们便也各回各处,康熙也没心思了解离开的这些日zi||gong里的情况,将人全部打发走了后,在寝宫内的一副字画后连续敲了九下后,墙上突然往旁边裂开,露出了一条暗道。

回到毓庆宫的沈皎皎依旧沉浸在修炼出内丹可以变成原型的喜悦中,坐在榻上端着一盘鸡汁味的酥饼一边吃一边眉眼弯弯的笑模样。

过了一会,隐约听到内室里似乎传来一些声音,沈皎皎疑惑的望了过去,等看到绕过屏风走出来的人时,不由自主的“呀”了一声,吓得酥饼都掉了。

本来心情有些沉郁的康熙顿时被她逗笑了,抬手替她抹去唇角沾上的碎屑送到自己嘴边尝了尝,“鸡汁味的?”

“没有了,最后一块掉地上了。”沈皎皎顺着他的话说完,才想起来问道:“皇阿玛,您怎幺过来了?”

听出她语气里对自己吓掉她点心的小哀怨,康熙真觉得只要对着她心情实在不可能不好,“乖,朕等会再让人给你做,你想吃多少都行。”

这酥饼看似简单,用料却不普通,御膳房并不是经常做,听到他的话,沈皎皎顿时高兴得连连点头。

“那你先将朕喂饱好不好?”康熙俯身抱着她耳鬓厮磨。

“可是